军事

邮箱:admin@yaboyule461.icu
电话:0300-665571655
传真:
手机:17912179769
地址:海南省儋州市东区文复大楼153号
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 >

军事

国防事业部与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BSI)签订协议_台湾宾果28投注彩票

作者:台湾宾果28注册会员 时间:2020-11-29 20:48
本文摘要:根据美军“Live-Virtual-construction”(LVC)建模训练总承包商立方公司(CubicCompany)网站2019年8月7日发布的公告,其国防事业部与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BSI)签订协议,共同开发LVC训练解决方案。

建模

根据美军“Live-Virtual-construction”(LVC)建模训练总承包商立方公司(Cubic Company)网站2019年8月7日发布的公告,其国防事业部与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BSI)签订协议,共同开发LVC训练解决方案。BSI是模拟威胁环境和计算机力量分解工具的领导者。根据协议,双方将把BSI的modernaercombateenvironment(MACE)整合到Cubic的空、地训练产品中,以满足现实、简单战场环境下日益增长的军事训练市场需求。

MACE将获得多领域的计算机力分解,包括武器制导和发射模拟、最先进装备的武器系统和基于物理学的电磁波序列建模。LVC环境,作为未来主流的训练手段,为什么不会把MACE排在前列?1.MACE概述BSI公司的MACE是美军用于联合作战、电子战训练和目标分解的计算机部队分解/半自动分解(CGF/苏丹武装部队)应用程序。MACE允许用户配置平台、武器和环境参数,以及雷达脉冲、扫描范围和波束特性。反对分布式交互建模(DIS)架构,它还包括建模管理、实体状态、压井评估和数据记录等。

它具有大规模、用户可扩展的登陆作战环境,需要限制在多种建模层次,尤其是激烈的战斗层次。此外,MACE的视觉系统可用于无人机系统的新训练和领导近距离支援。MACE可以模拟第五代飞机(国内称之为第四代)的平台,也包括低可观测平台、主被动电子扫描阵列(AESA和PESA雷达)和简单电磁环境下的战场MACE。

Mace认证后可以作为美国空军的分布式任务操作员网络(DMON),非常适合独立的国家场景创建、任务预览和分布式任务模拟。借助MACE强大的数据记录模块,可以记录DIS网络上的数据,并动态添加到标签中,表示有各种关键事件再次发生。最新版本的MACE已经重新加入了增强现实和虚拟现实技术。增强现实镜头下的动态沙盘(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2。

MACE 1的主要特点。广大用户(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MACE已获得美国空军CAF-DMO证书,享有800多个生产许可证。MACE目前用于美国空军A-10项目、第160特种登陆作战空军(SOAR)、分布式任务登陆作战中心(DMOC)、分布式训练登陆作战中心(DTOC)、分布式训练中心(DTC)、任务计划登陆作战中心(MROC)以及已部署采购的100多套联合作战训练装备。还包括JTAC训练系统、JTCTRS训练和军事演习系统、JTAC/TACP登陆作战模拟套件、美国海军领导的CAVE等先进装备。

此外,美国空军研究实验室(AFRL)被MACE在其5米JTAC球屏和领先战区空地模拟套件中用于启动空中支援着陆操作中心(ASOC)培训,并在其MQ-1捕食者/MQ-9死神无人机综合网络着陆操作环境(普林斯)中使用。两个主要的MQ-9“死神”收割机训练系统最近也转换成了MACE(这两个项目之间大约有100个系统)。

美国特种登陆作战司令部最近宣布,其所有模拟器都将升级,以使用MACE作为结构环境,包括AC-130、MC-130和CV-22模拟器。MACE和mace-ew具有相同的信号分解能力。MACE-EW的不同之处在于,它还包括来自两个独立国家的全向接收机、方位显示器、模拟ALE-50装载诱饵和模拟USQ-113通信干扰机。

Mace-EW由于其对高保真雷达信号进行分解的建模能力,也广泛应用于独立国家的电子战仿真训练或组网。BSI为英国和澳大利亚在两个独立的国家获得了电子战训练教室。

此外,所有美国空军登陆作战系统军官(CSO)都使用电子战演示套件进行BSI模拟,以进行飞行训练。电子战演示套件(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2。

利用大环境、全MACE、成熟期的地理信息系统(GIS)从OpenStreetmap全球网格服务器和道路数据库中创建适合训练和任务演练的场景。MACE是多线程的,可以获得较慢的视觉和气动计算,反对动态和多机解决方案的慢解。MACE反对数字地形高程数据(DTED)和天基雷达地形任务(SRTM)高程数据,有必要从一些最流行的商业图像生成器加载高程,以构建极其精确的武器效果,甚至超过子弹轨迹建模的水平。梅斯反对DTED0-DTED3,反对30米和90米SRTM。

地理信息图片(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雷达能见度建模图片(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市场上绝大多数不具备应对功能的CGF/苏丹武装部队项目,要么是军事分支机构专门开发的,要么是专门为清场装备开发的。MACE是一个标准化的全设备范围的软件,用于从源头上进行登陆作战模拟,在联合作战和领先防空模拟领域表现良好。MACE可以帮助用户摆脱各种特殊的建模CFG,减少软件恐慌的问题。软件实体模型库界面(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3。

简单电磁环境下的高强度对抗仿真MACE可以模拟简单的战场环境,还包括由预警机、地面雷达网和防空火力组成的综合防空系统(IADS)。IADS可以从Falcon View(4.0版或更高版本)引入,也可以在MACE中创建,甚至可以以PCI格式引入确切的电子登陆作战指挥(EOB),这是MACE和其他在非常简单的规则启动时依赖脚本或雷达活动的建模软件的第二个唯一区别。MACE还可以通过DIS模拟先进装备的第五代AESA和PESA雷达。每个传感器都被建模为脉冲电平,电磁波由高保真发射器动态分解。

MACE模拟空对空和地对空导弹以及空对地武器模型和弹道。教师可以添加或移动威胁(包括地对空导弹系统和配备机载雷达和空对空导弹的飞机)来开发场景的动态输出。

MACE用户界面使得场景管理非常简单。MACE允许用户添加和删除实体,读取新武器,将其用于武器,改变环境因素,进行电子战,并在不中断任何场景的情况下继续执行各种数据分析功能。在MACE中,一个简单的算法继续为每个在战斗空间着陆的传感器执行。

MACE问了大部分人对EW建模的批评:传感器对目标有可视性吗?目标是否被防御区外的障碍物阻挡?如果没有障碍物,是不是传感器“烧坏”了?分辨率单位有输入箔吗?雷达已经追踪到仅次于目标数量的目标数量了吗?目标是否远远超过雷达距离方程确认的仅次于距离的传感器,考虑传感器的频率和目标的雷达射线截面,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很简单的“仅次于距离”数?雷达站是由一个独立国家操作的,还是与IADS有关?一个节点还能和它的上级或者下级通信吗?目标是否已分配到另一个目标跟踪站?哪个目标最具威胁性?所有在MACE中可视化和可听化呈现的威胁雷达信号都是通过威胁系统的参数进行动态分解的,各种扫描速率和模式都精确地呈现给用户。手动升空控制界面(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4。

模型高保真雷达测距方程。MACE还包括一个保真度非常高的“目标模型”,作为登陆作战空间中的每个传感器,这对于MACE来说不足以操作脉冲级动态双向雷达距离方程。右图是目标跟踪雷达(TTR)的视线分析,其中外圆响应涉及的是仅次于地对空导弹(SAM)的射程。

左边的分析是一个程序运行的结果,没有足够的数据来运行雷达测距方程,它仍然被扩展到仅次于测距。右图中,MACE的分析还包括地形和雷达距离方程,在这种情况下,SAM的运动范围内不会有余量。这个类似的分析是针对雷达截面积1平方米的目标。如果用于RCS小的目标,左边的数字会改变,但右边的MACE探测范围不会变小。

雷达测距模型对比,其中右图为基于能量的MACE(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飞机气动模型。MACE用于开发基于能量气动模型的飞机飞行建模。单位剩余功率(Ps)是描述飞机飞行性能的主要因素。PS为正时,飞机可以有弯曲、高空飞行或加速的权利;当PS为负时,飞机必须滑行或低空或两者兼有。

PS也可以用来描述一架飞机的包络。如果PS超过零,飞机既不能飞也不能加速,那么飞机已经超过了它的最小或最小水平速度。飞机机动时,根据当前高度、马赫数和载荷下的单位剩余功率计算飞行高度亲和度、拉角和加速度。

训练

随着飞机高度、速度和载荷的变化,其能量状态也发生变化。能量模型大大修正了可用的不足功率,调整了其飞行高度亲和度、拉角和加速度,修正了能量状态。当模拟大量CGF时,基于能量的气动模型是合理计算相似飞机性能和有限CPU使用之间的良好平衡。

最后的方程产生了一个相对简单的方法来开发一个包含适当参数(即发动机、重量、阻力、载荷系数、机翼面积、马赫数和动压)的数据表,以生成精确的PS数据。单位剩余功率的计算方法(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MACE还包括限于所有旋翼机的6维模型,限于所有地面、水面和水下平台的6维流体动力学模型,以及限于较慢移动的战斗机和较慢移动的攻击机的基于物理的5维飞行中模型。

这些模型并不是为了获得飞行中的训练,而是为了构建一个“足够真实”的飞行中模型,可以作为模拟飞机的调用,来控制圆形飞行中人的输出。在MACE中,你可以慢慢地把一个实体从结构的控制(计算机)移到虚拟世界的控制(环中人),然后再移回来。

例如,一名白军操作员可以控制和驾驶一架F-16战斗机对抗蓝军。这些模型可以应用于MACE的任何航空实体。MACE使用基于物理的空气动力学模型和制导模型来开发导弹建模。

导弹的力学性能是从发动机、阻力和武器重量推导出来的。武器发动机是由发动机的质量流量和比冲计算出来的。

阻力是根据导弹阻力参考区的大气条件、阻力系数(亚音速和超音速)、速度和飞行高度计算的。当推进剂自燃时,导弹的重量增加。制导模型将使导弹的飞行轨迹形成低抛、必要的拦截或低空剖面,同时将目标保持在导引头的框架内。

MACE也用于基于物理的炸弹空气动力学模型。弹道飞行中的弹道是由阻力和重量要求的。阻力由武器阻力参考区的大气条件、阻力系数(亚音速和超音速)、速度和飞行高度计算得出。

武器的弯曲角度与其飞行轨迹相匹配。弹道模型对于炸弹、大炮和子弹足够灵活。

5.软件可扩展性好。MACE拥有构建TENA的模块,可以与靶场互操作,仅限于LVC建模。任何MACE平台都可以是结构化或者虚拟世界。

有了操纵杆,人们可以控制虚拟世界中的结构化实体。应用于原理图的LVC(美国登陆作战空间建模公司图片)MACE采用数据驱动模式,用户可以添加或编辑自己的威胁数据和电子战首关参数。

MACE还有一个插件API,用于编写自己的代码进行扩展(VisualStudio2017)。MACE还用于分布式交互建模(dis)标准的图像模块(CIGI),以便在3D着陆作战空间中呈现实体。MACE还包括一个相当大的实体图书馆,包括民用和军用飞机、地对空威胁、车辆、目标建筑和人员。

实体的例子还包括飞行控制表面、机械雷达运动、人类动作(例如操作或点燃武器)和车辆控制(例如刹车灯和运动部件)。三.总结一、MACE的用户界面设计非常友好和强大,不足以慢慢构建非常简单或简单的场景。此外,它还具有高保真、多功能和用户可扩展性。

为了适应未来“申远”和“现实”的主流建模,BSI也在改进MACE,以增强LVC环境下的互操作性。其次,MACE在美军和北约广泛使用,软件快速递归升级。

在优化升级过程中,得到了众多一线部队和军事组织的大力支持,并利用实践经验完成建模工具。再次,美军LVC训练总承包商Cubic Company在其LVC建模中自由选择MACE作为“C”,这可能解释了目前美军LVC建模训练中“结构”能力严重不足的问题,也可能解释了“结构”在LVC中起着相当大的作用。

何晓晓老师《空天防务仔细观察》获得9列。下表:序号标题出版日期1美军“安全保密现实-虚拟世界-结构化高级训练环境”(SLATE)空战训练系统分析2019年1月4日2美军测试现实-虚拟世界-结构化空战训练技术2019年1月23日3以色列自律研发空战训练系统2月28日4空战训练系统鼻祖3354美国cube公司3月20日5美军“控股组成、建设与发展”头部建模环境4月15日, 6美军现实-虚拟世界-结构化空战训练网络包容与发展规划4月24日7电子战威胁模拟专家在空战训练——莱昂纳多DRS公司6月3日8美军分布式建模训练与“虚拟世界旗帜”军事演习态势分析6月24日9美军现代空战环境建模软件“MACE”特性分析(即本文)8月20日感兴趣的读者可以参考页面上的文章。


本文关键词:登陆作战,飞机,公司图片,建模,目标,台湾宾果28彩票

本文来源:台湾宾果28彩票-www.yaboyule461.icu